欢迎访问:夜夜色夜夜爱在线视频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灵药与神功

灵药与神功

烈日当头,夏天的太阳总是炙热无比,似乎要将人烤干一般。
  
  赵元思此时正一个人奔走在山林之间,他的心里丝毫没有炎热之感,因为他现在想的都是他的妻子和女儿。
  
  他这次外出向青云门进贡了一株二品灵药,青云门赐下了一颗丹药,他此时只想将这颗丹药早些带回,送给女儿做十六岁的生日礼物。
  
  一路疾行,很快他就到了赵府。
  
  站在围墙之外,赵元思忍不住嘀咕道:“本来这次与妙衣和媚儿说好,三天后才能回来,如今提起回来了,不如给他们一个惊喜。”
  
  赵元思口中的妙衣就是他的妻子,媚儿则是他的女儿。
  
  只见他一跃而起,跳过围墙,进入赵府,没有惊动任何一个守卫。
  
  赵府本就是他的家,哪里,什么时候回有人把守,他一清二楚,所以自然不会惊动任何人。
  
  他绕过了所有侍卫,然后来到了自己的房门外。
  
  他用手沾了点口水,然后再窗纸上捅出一个洞来,顺着动往里面观看,想看看妙衣在做些什么。
  
  只不过他很快就失望了,因为房里并没有妙衣的身影。
  
  “她定然是到阁楼上去了。”赵元思嘀咕了一声。
  
  那阁楼乃是他们休闲的地方,平日不会有人进出,做起事来倒也方便。
  
  想到妙衣那妖娆的身子,赵元思不经心头一阵火热,下半身忍不住膨胀了起来。
  
  他再次绕过所有巡逻的人,来到了阁楼,然后轻轻将门推开,身子闪了进去,又立马将门关上。
  
  虽然他知道一定不会有人来到这里,但还是下意识地隐蔽了行踪,免得惊动他人,破坏他将要给妙衣和媚儿的惊喜。
  
  直到阁楼的大门关上之后他才完全放下心来。
  
  然而就在此时,他突然听到了一些声音从阁楼的二楼传来,似乎就是平日里他与妙衣缠绵的房间。
  
  “嗯...啊...啊...,你们轻点,弄疼人家了。”
  
  是女人的声音。
  
  是妙衣的声音。
  
  赵元思整颗心几乎要炸裂开来,脑子里面嗡嗡作响,几乎想要立刻冲上去,看看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  
  但是赵元思终于还是强行压下了怒火,他是赵家的家主,作为一家之主,他无时不刻都在提醒自己要冷静,如今这已经是他的习惯了。
  
  赵元思蹑手蹑脚的走上楼梯,劲量不发出一丝声音。
  
  “嗯嗯...啊...啊...轻点。”呻吟声越来越清晰,但是赵元思却越来越冷静。
  
  “夫人,老爷可真是有福气啊,你真是有够迷人,我都在你的小穴里面射两次了,还是停不下来。”
  
  “是啊,是啊,你的舌头简直是水做的,舔得我那玩意儿舒服极了。”
  
  “你们都说漏了,找我看,夫人这对乳房才是最棒的所在,轻轻那么一夹,我几乎都要射出来了。”
  
  这是三个男人的声音,而且赵元思都非常熟悉,这上个男人真是他最得力的三个手下--花乐志,顾英豪,以及高德祐。
  
  “咯咯咯,你们三个可真是坏,说的妾身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  
  继三个男人的声音之后,又传出了妙衣咯咯的笑声。
  
  “淫荡的贱女人。”赵元思咬着牙,心里诅咒道。
  
  他并没有冲动,因为他那三个手下修为也不低,赵元思自信能轻松击败他们其中的两个,但是若对面三人齐上,他根本无法招架。
  
  若要做到一击必杀,他只能等待机会。
  
  他当然知道机会在哪里,就在他们精神最放松的时候,也就是他们射精的时候。

  他走到窗外,故技重施,将窗户纸捅出一个洞来,顺着洞往里面看去。
  
  只见此时妙衣正赤身裸体,躺在大床之上,那张大床比普通的床要大出四倍有余,妙衣就躺在大床的中间。
  
  她仰面朝上,双脚张开,将粉嫩的小穴完全露了出来,她的阴毛修剪的非常整齐,远远看去她的整个阴部就像一座美丽的花园,丝毫没有作为排泄器官的污秽。
  
  顾英豪的阴茎此时正在妙衣的小穴里面抽送着,他的阴茎足有十四五厘米那么长,每次将阴茎送入小穴时都是整根没入。
  
  “啊...啊...好舒服...英豪...再往里面一点。”妙衣一边呻吟这一边用娇滴滴的声音说道。
  
  不待顾英豪说话,花乐志也跪下身来,将阴茎送到妙衣的嘴边道:“夫人,这种时候,嘴巴用来说话是不是太可惜了。”
  
  妙衣妩媚地白了花乐志一眼,然后用手轻轻握住他的阴茎,将嘴巴凑了过去。
  
  她伸出舌头,先在龟头上轻轻舔了一圈,然后用舌尖不断地刺激着马眼。
  
  正如花乐志刚才所说,妙衣的舌头却是如同水做的一般,无比柔软,他被她这么一舔,一刺激,哪里还能受的了?直接下身一挺,将阴茎送入了妙衣的口中。
  
  “呜...呜呜...呜!”花乐志的阴茎并不比顾英豪的小,也有十四五厘米那么长,现在几乎整个没入妙衣的口中,她一下子就喘不过起来,想要叫他轻点,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。
  
  这声音非但没能阻止花乐志,反而让他更加兴奋,阴茎在妙衣口中一抽一送,任妙衣不断地发出呜呜呜的声音。
  
  顾英豪似乎也受到这声音的刺激,他的阴茎在妙衣小穴里面抽送得更快,也更有力了。
  
  随着顾英豪的大力度加大,妙衣胴体摇晃的弧度也跟着大了起来,一对挺拔的乳房,跟着顾英豪抽送的频率不断晃动。
  
  “呜...呜...呜呜...”呜呜呜的声音不断从妙衣口中发出,也不知道是因为舒服而呻吟,还是因为痛苦。

  高德祐见状也不甘落后,道:“你们两个可真会选,一个要了小穴,一个要了小嘴,我只能用这一对胸聊以自慰了。”
  
  说罢,他跨坐在妙衣的腰肢之上,双手一左一右抓起她的两只乳房,将阴茎夹在其中,然后抽送了起来。
  
  “呜呜..呜...呜...”妙衣一边呻吟着,一边使劲想要将正在插自己小嘴的花乐志推开。
  
  终于在她的几次推动之下,花乐志稍微后退了一点,阴茎也离开了妙衣的小嘴。
  
  “你们就不能温柔一点吗?我可是个女人耶,哪里经得起你们这般摧残?”妙衣终于能说话了,第一句就是向三人抱怨。
  
  花乐志闻言嘿嘿笑道:“嘿嘿,那要看是对什么女人,像夫人这么淫荡的女人,只怕恨不得我们更凶一点吧!”说罢花乐志又将阴茎插入妙衣的口中。
  
  “呜呜...呜呜!”妙衣一边呻吟这,一边又手轻轻拍打着花乐志。
  
  只不过这轻轻拍打,非但不像斥责,反而更像鼓励,花乐志只觉得小腹之中,一股邪火不断燃烧,一股精华一直想要冲破禁制,从阴茎喷射而出。
  
     花乐志知道,若是就此射精,只怕今天的战斗就到此为止了。
  
  “我先休息一会,你们先干着。”花乐志说道,阴茎也从妙衣口中抽了出来。
  
  顾英豪颇为鄙夷地看了花乐志一眼,他早就知道花乐志干起女人来虽然凶猛,但却并不持久。
  
  高德祐见顾英豪面露鄙夷之色,生怕两人会争斗起来,连忙打哈哈道:“哈哈,我正觉得这胸部干起来不是滋味,正好换换体位。”
  
  “你们把妾身当成什么了?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,难道我是青楼里面的妓女不成?”妙衣见高德祐说他胸部没有滋味,忍不住抗议道。
  
  “哈哈,当然是把你当成这个世界上最美丽,最善解人意的女人了。”高德祐哈哈笑道,然后又转头对顾英豪说:“老顾,要不你也来尝尝夫人小嘴的滋味,让我玩一会她的小穴如何?”
  
  顾英豪道:“也好。”然后就仰面躺下。
  
  他不是花乐志,不会拿着跟阴茎在女人的嘴里乱插一通,他跟喜欢女人主动给他舔。
  
  妙衣显然也是知道顾英豪的喜好,她爬到顾英豪身边,用手将他的双腿分开,让整根阴茎包括阴囊完整地暴露出来。然后她跪在顾英豪的两脚之间,弯下身子,开始用手轻轻地套弄着,随后将香舌伸出一小段,舌尖游走在龟头之上,并且有意无意地去碰触着马眼。
  
  “啊----!”
  
  顾英豪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,他此时终于知道了为什么花乐志要停下来休息了,只因这条舌头似乎有让人射精的魔力。
  
  妙衣本是跪着的,现在又将身子弯下去舔顾英豪的阴茎,整个臀部立马高高翘起,浑圆雪白的屁股暴露无遗。
  
  而在屁股下面,阴户也隐约可见,此时一滴滴淫水正从阴户流出,流过阴毛,然后顺着阴毛滴落在床上。
  
  妙衣并不是个轻易满足的女人,平时若没折腾上一个时辰,是很难到达高潮的,但是方才顾英豪在她的小穴里面抽插了好一阵子,虽然还不至于让她高潮,但是也干得她淫水直流。
  
  高德祐见妙衣和顾英豪已经步入正轨,自然也不会闲着,他学着妙衣的样子,跪了下来,用嘴去舔那流满淫水的阴户。
  
  吸吮的声音不断响起,高德祐的舌头如同一条活鱼一般,游过了阴户的每一个角落,将淫水一滴不剩地全部吸入口中。
  
  他又将妙衣的阴蒂舔了一边,然后开始用舌头分开阴户,将舌头伸入阴道,轻轻搅动着。
  
  “啊---啊---!”一阵阵的呻吟声自妙衣口中发出,显然高德祐的挑逗让她觉得很舒服。
  
  突然,她回过投来,对高德祐说:“德祐,你也别用舌头舔了,用那玩意儿直接插我吧!”
  
  高德祐闻言,嘿嘿笑了一下,然后跪起身来。他将阴茎送到妙衣的阴唇,轻轻地摩擦,但是就是不插入里面。
  
  “啊--啊--啊--!德祐...德祐...你别逗我了...快插我啊...干死我啊...”妙衣一边呻吟着,一边哀求道。
  
  “嘿嘿!”高德祐嘿嘿笑了一下,然后下身一挺,将整个阴茎插入了妙衣的小穴。
  
  “啊------”一声冗长的呻吟,阴茎插入小穴只是,妙衣就像是久旱逢甘霖一般,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,竟是说不出的畅快,舒服。
  
  女人的呻吟永远是男人最大的动力,方才高德祐还有心情逗弄妙衣,但是现在他却再难把持,下身不断挺动,阴茎在小穴里面来回抽插。
  
  “啊----啊----啊----啊----啊----啊----啊--- 啊----!”
  
  不断地呻吟声,将整个房间渲染成了欢乐,也渲染成了淫荡。
  
  赵元思在窗外看着眼前的一幕,怒火和欲火在自己的体内不断燃烧,他对妙衣的背叛感到愤怒,但也对妙衣此时诱人的身子欲罢不能。
  
  赵元思的阴茎已经高高立起,怒火和欲火几乎将他的理智燃烧殆尽,他想立马冲进去将三个男人杀了,以捍卫自己的尊严,也想冲进去和他们一起干那个女人,看看那个女人在多一个男人的情况下,能否表现的更加诱人,更加淫荡。
  
  “冷静,冷静!”
  
  赵元思心里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要冷静,他解开腰带,将肿胀的阴茎取了出来。
  
  与房中的三人相比,赵元思的阴茎就显得有些羞于见人了,只有八厘米不到的长度,而且包皮还很长,应该也不会持久。
  
  他的手在阴茎只是轻轻套弄着,他必须先将欲火发泄掉,然后才能控制怒火。
  
  如此,十分滑稽的场面出现了。
  
  房中,三个男人在轮流干着自己的妻子,想尽办法不要射精。而方外,丈夫却只能看着自己的妻子被轮,然后用自己的手来发泄欲火。
  
  赵元思几乎咬牙切齿,但是他知道,他现在的忍耐是为了接下来的一击必杀,只要他们三人有一个人处在射精的愉悦当中,那么赵元思就能用手中的宝剑,瞬间割下他的头颅,只要先除掉一个,另外两个就不足为惧了。
  
  “啊---啊---啊---啊---啊---!”
  
  诱人的呻吟声不断从房中传出,传入赵元思的耳中,赵元思的手在阴茎上轻轻套弄着,思绪已经飘飞了出去,仿佛现在他正在和房中的三个男人一起,干着自己的妻子。
  
  “吼--吼---”
  
  高德祐低声嘶吼着,抽插的速度变得飞快了起来,他双手扶着妙衣的腰,阴茎从后面插入小穴里面,不断地抽出,然后刺入,每一次抽插不但快速,而且非常有力,以至于他的大腿和妙衣的大腿拍打在一起,发出“啪啪啪”的声音。
  
  “啊--------!”随着一声高亢的呻吟,妙衣终于迎来了今天的第一次小高潮。
  
  她的阴道开始收缩,将高德祐的阴茎夹得更紧,一股莫名的吸力似乎要将高德祐的精子给吸将出来。
  
  高德祐咬紧牙关,苦苦忍耐,但是终于还是功亏一篑。
  
  妙衣的阴道里面突然一股淫水喷出,淋在了高德祐的龟头之上,他本来就在将要射精的边缘,哪里还受得了这刺激?
  
  白色的液体终于喷薄而出,灌满了整个小穴。



  过了一会儿,等高德祐将精液全部射进了妙衣的阴道里,才将软下来的阴茎抽出。
  
  白色的精液从阴道里溢了出来,流过阴唇,然后一滴一滴滴落在床上。
  
  妙衣将手伸到阴部,用中指沾了点精液,放在鼻子上嗅了嗅,然后将整个中指含入口中。
  
  “啾...啾...嗯...嗯...啾...”妙衣一边吸吮这,一把发出美妙的呻吟。
  
  “呼!”知道她将精液都咽了下去,才轻轻呼出了一口气,道:“谁说精液好吃的,我看啊,是要臭死人了。”
  
  顾英豪微微一笑道:“那可不一定,臭豆腐闻着臭,但是吃起来却香,说不定这精液也是一样的道理,尝一点又苦又臭,若是整口吞下,兴许别有一番美妙的滋味。”
  
  “哦?这可是真的?”妙衣直起了身子,露出迷人的微笑,问道。
  
  顾英豪笑道:“我又没吃过怎么会知道?不过又何妨一试?”说完顾英豪指了指自己还昂然而立的阴茎。
  
  妙衣咯咯笑道:“那便一试吧!”
  
  妙衣又俯下身去,用手去过顾英豪的阴茎,这一次她不再用舌尖去舔,而是直接含入口中,轻轻吞吐。
  
  “嗯嗯...”随着吞吐的节奏,妙衣低声发出呻吟。
  
  花乐志坐在床边,休息了好一会儿,射精的冲动已经全部压了下去,此时见妙衣跪在床上,俯下身来给顾英豪口交,发出诱人的呻吟声,整个阴茎又胀大了起来。
  
  “夫人,不如你就试试这精液是射在小穴里面,还是小嘴里面,哪个更舒服一些吧。”他翻身上床,走到妙衣的身后跪了下来,将肉棒凑近妙衣的阴户。
  
  妙衣的阴道此时满是高德祐的精液,而且有些精液还在不断流出。
  
  但是花乐志却丝毫不在意,他用手拿着肉棒,轻轻将阴唇拨开,然后整根送入小穴里面。

  妙衣刚刚高潮过,阴道比较紧,但是淫水和精液混在一起,肉壁却显得非常湿润,光滑,花乐志的肉棒在里面抽插,只觉得肉棒被紧紧夹住,但是抽插起来却非常轻松。
    
  他干女人永远都是那么凶猛,从来都不考虑节奏与持久的问题,每一次抽送都似乎是一次战斗冲锋,都是用尽全力。
  
  “嗯嗯...啊...啊...嗯...”妙衣又开始呻吟起来,虽然她刚经历过一次小高潮,但是显然还是不满足的,身子马上又起了反应。
  
  “呼...呼...”花乐志喘着粗气,使劲抽送着,次次都深入小穴,全部保留。
  
  “啊---啊---啊---乐志,我不行了...再插的深一点...我快要高潮了...”妙衣一边呻吟这,一边说道。
  
  顾英豪见妙衣将自己的肉棒吐了出来,于是说道:“嘴巴别光顾着说话啊,来,接着做。”说罢他将阴茎拨到妙衣的嘴边。
  
  妙衣见状,又将顾英豪的肉棒含入口中,这次她含的更深,一直让龟头碰到咽喉才停了下来。
  
  顾英豪似乎也到了射精的边缘,他双手扶着妙衣的头,身子由下往上挺动,让肉棒在她嘴里抽插。
  
  “呜...呜...呜...”
  
  妙衣嘴里发出的声音,也不知道是呻吟还是哭声。
  
  一阵抽插之后,顾英豪和花乐志似乎都到达了极限。
  
  花乐志道:“老顾,我们同时射精,让夫人知道,到底是射在小穴里面舒服,还是射在嘴里舒服。”
  
  “好!”顾英豪答道,下身挺动的速度猛然加快。
  
  “恩恩...呜呜...”感受着下身和嘴里同时传来的快感,妙衣几乎要疯掉,脑子里面一片空白,只有原始的欲望驱使着她的身子,不断地迎合着两根肉棒。
  
  “吼!”
  
  一声低吼,花乐志将肉棒整根插入妙衣的小穴里面,然后没有再拔出。
  
  肉棒在她小穴里面一跳,一跳,然后一股精液就喷了出来。
  
  而以此同时,顾英豪也将妙衣的头猛力按入胯部,肉棒四分之三没入了她的口中,龟头直抵咽喉。
  
  一股精液从顾英豪的肉棒里面射出,妙衣还没来得及品尝其中滋味,就咕噜一声咽了下去。
  
  “咳咳咳...”因为龟头低着咽喉,所以妙衣虽然将精液咽了下去,但是还是被呛到了。
  
  “你要呛死我啊?”妙衣笑骂了一声,然后又俯身下来,打扫战场。
  
  她将顾英豪那萎靡下来的肉棒放入口中吸吮,将龟头上残留的精液都吸入了口中。
  
  “哈...哈...”
  
  “呼...呼...”
  
  刚射完精的两个男人此时正在喘着粗气,他们都闭着眼睛,享受着射精的快感。
  
  突然,一道寒光从窗外袭来,花乐志察觉到杀气,猛然睁开眼睛,可惜却已经迟了。
  
  赵元思的宝剑已经穿透了他的咽喉,他连惨叫声都无法发出,就一命呜呼了。
  
  剑光刺透了花乐志的咽喉之后,立刻一转,袭向顾英豪。
  
  顾英豪大惊,想要躲避,但是奈何他此时正以最舒服的姿势躺在床上,享受着射精后的快感,哪里来得及起身。
  
  剑光一晃,划过了顾英豪的咽喉,鲜血喷射而出,顾英豪当场丧命。
  
  这一切发生不过转眼之间,直到顾英豪丧命,妙衣和高德祐才反应过来。
  
  “啊----!”妙衣见状大惊失色,尖叫了起来。
  
  而高德祐比较是有修为在身之人,反应之快,让人惊叹,妙衣还未开口尖叫只是,他人已经一闪,欲从房门串出。
  
  然而一切已经迟了,赵元思的修为本事就高出高德祐,又是有心算无心,他哪里能逃得了?
  
  宝剑从高德祐的后心刺入,直接将他的心脏刺穿。
  
  看着躺在地上,床上的三具尸体,妙衣惊慌失措,又见凶神恶煞的赵元思此时正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,顿时惊得连连后退。
  
  “不...不要杀我!”妙衣一边后退,一边哀求道。
  
  她的小穴本来就被高德祐注入了大量精液,方才花乐志也在里面射了一炮,早已精满为患,她双脚一动,精液便从小穴里面流了出来,滴落在床上。
  
  赵元思看着惊慌失措的爱妻,心里闪过一丝不忍,但是又看到她小穴里流出别的男人的精液,又是怒上心头。
  
  我能杀她妈?我下得了手吗?
  
  赵元思面露犹豫,心里不断地问自己。
  
  -  赵元思并没有杀林妙衣,他们夫妻多年,虽然怨恨林妙衣的背叛,但是他终究还是下不了手。
  
  平心静气地相谈一番之后,林妙衣道出了偷情的原因,只是因为赵元思无法满足她。
  
  赵元思也知道,一个欲望得不到满足的人是很痛苦的,所以这事也不能全怪林妙衣,也怪自己不争气。
  
  他将林妙衣锁在房间之中,然后独自到院子里面,喝起了闷酒。
  
  “哎!”
  
  赵元思轻轻叹了一口气,手伸入下体摸索了一阵,然后失望地自言自语道:“哎!看来只能狠心买下那药了。”说罢,他仰头将酒一饮而尽,然后离开了赵府。
  
  明月高悬,银光普照,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,将大地照得颇为亮堂。
  
  树林之中,赵元思负手而立,似乎在等待什么人。
  
  不久之后,一个全身黑衣的人从一处阴暗走了出来,他全身都是黑衣,带着斗篷,脸上也被面具覆盖,就连双手也带着手套。
  
  要知道现在乃是盛夏的天气,这般打扮,可以说的上是异常了。
  
  那黑衣人走出来之后,在赵元思身后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住,对着赵元思说道:“赵家主找我来,不知所谓何事?”
  
  声音雄浑有力,赵元思一听就知道对方用了腹语,他缓缓转过身,道:“找你自然是买药。”
  
  那黑衣人嘿嘿一笑道:“怎么,终于舍得下本钱了?”
  
  赵元思道:“少废话,元石拿去,壮阳丹给我。”说罢,他将一块小拇指大小,碧绿色的石头丢给了黑衣人。
  
  那黑衣人倒也爽快,接住了元石之后,将一个盒子丢给了赵元思。
  
  赵元思接住盒子,道:“我这么知道这药是真是假?”
  
  黑衣人道:“一试便知。”
  
  赵元思闻言,从盒子里将要取出,然后仰头吞入腹中。
  
  丹药入口,顿时一股热流直冲赵元思的阴茎,赵元思的阴茎立刻胀至最大。然而那股热流并停息,人人源源不断地涌入阴茎之中。
  
  “啊!”赵元思咬牙强忍着胀痛,心情却是一阵狂喜,因为他知道,自己的阴茎正在突破界限,不断变大。
  
  “呼呼---”赵元思喘着粗气,此时那股热流已经平息了下来,而他的阴茎已经胀大道了十五厘米左右。
  
  那黑衣人看着赵元思鼓起的下体,微微笑道:“怎么样?阳丹阁的丹药,还是可以信任的吧?”
  
  赵元思道:“虽然胀大了不少,但是我怎么知道能不能持久?”
  
  “那,试试不就知道了?如果不能持续半个时辰,那么这元石还给你也罢了。”
  
  黑衣人的声音变得清脆动人,原来黑衣人竟然是个女人。
  
  黑衣人将手套脱下,露出一双纤纤玉手,然后她又用手将面具取下。
  
  一掌绝美的脸庞暴露在了月光之下,柔美而不失诱惑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嵌在洁白的瓜子脸上,小嘴微微上扬,露出迷人的微笑,说不出的蛊惑人心。
  
  赵元思愣住了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黑衣人竟然是个女人,而且还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,而且这个女人她还认识,她就是胡娇兰,胡家的千金。
  
  赵元思愣神之间,胡娇兰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,迷人的幽香扑面而来,宽松的黑袍根本无法掩饰他迷人的身姿。
  
  胡娇兰见自己已经走到赵元思身前,而他却还在愣神,于是开口说道:“怎么?赵家主不想试试吗?”
  
  赵元思双眼燃起熊熊欲火,开口道:“怎么试?”
  
  胡娇兰将手伸入怀中,掏出一块拇指大小的香薰,然后指尖忽地串出一丝蓝色的火焰,将香薰点燃。
  
  胡娇兰道:“这块香薰能持续燃烧半个时辰左右,若是香薰烧完之前,你萎下去了,那么元石双手奉还。”
  
  赵元思忍着欲火,沉声道:“好!”
  
  胡娇兰将香薰放在一块大石之上,让它自然燃烧,然后走到赵元思身前跪了下来。
  
  她用手轻松地解开了赵元思的腰带,将他的裤子脱道膝盖部分,然后双手捧着赵元思的肉棒,咯咯笑道:“你看,小家伙不是挺精神的吗?”
  
  赵元思没有理会他,因为他知道,接来的事情胡娇兰知道该怎么做。
  
  果然,胡娇兰见赵元思不答话,也没有继续开口,而是用手在赵元思的肉棒之上轻轻套弄着。
  
  胡娇兰的双手如同无骨之物,说不出的柔软,附在肉棒之上,赵元思就已经觉得特别的舒适,而当他轻轻套弄起来之后,更爽到了极点。
  
  套弄了一会儿之后,胡娇兰将嘴靠近了赵元思的肉棒,伸出舌头,在龟头上面轻轻舔着。
  
  赵元思哪里受得了她的挑逗,再加上现在肉棒比平时要大出一倍左右,内心充满了自信和跃跃欲试,他双手扶住胡娇兰的头,然后将肉棒送入了胡娇兰的口中。
  
  “呜呜....”胡娇兰呜咽了起来。
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乱军轮暴公主 下一篇:黑岩岛上试炼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